快乐双彩走势图预测|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
新農首頁 農業新聞 致富信息 農業技術 農產品價格 農業搜索 農藥 網站地圖

擘畫新時代“三農”的壯美圖卷——從鄉村振興戰略展望我國農業農村現代化前景

發布時間:2018-01-04  來源:人民日報
摘要:新時代,“三農”發展又站在一個重要節點。 過去五年,我國“三農”取得的歷史性成就舉世矚目,同時也遇到一些新的“成長的煩惱”。人們普遍關心:中國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方位何在?路該怎么走? 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著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

  新時代,“三農”發展又站在一個重要節點。

 

  過去五年,我國“三農”取得的歷史性成就舉世矚目,同時也遇到一些新的“成長的煩惱”。人們普遍關心:中國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方位何在?路該怎么走?

 

  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著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奮斗目標,著力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提升億萬農民獲得感幸福感,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為新時代“三農”發展指明了新方向、繪就了新藍圖。

 

  新方位:“三農”發展進入新階段,鄉村振興肩負新使命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農業農村農民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必須始終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重中之重。

 

  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站在這個角度看“三農”,成就固然驕人,問題也不容回避。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為了適應社會主要矛盾變化的新要求——

 

  “當前,最大的發展不平衡,是城鄉發展不平衡;最大的發展不充分,是農村發展不充分。”農業部部長韓長賦表示。

 

  新形勢下,農業主要矛盾已經由總量不足轉變為結構性矛盾,主要表現為階段性的供過于求和供給不足并存。農業農村發展進入新的歷史階段。

 

  從外部看,城鄉差距依然較大。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部長葉興慶說,東部與西部、城市與農村,無論經濟發展還是基礎設施、公共服務,鄉村都是發展中的明顯短板。

 

  從內部看,農業農村進入結構升級、方式轉變、動力轉換的平臺期,適應新形勢,亟待培育新動能。

 

  需求升級了,有效供給跟不上。家住北京市東城區、被稱作“烘焙達人”的李明芳坦言:“面包要做得松軟,得用高筋面粉,但知名品牌多是進口的,價格貴不少。”農業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宋洪遠說:“現在人們不僅要吃飽,更要吃好,吃得安全健康,而我們的農產品大路貨多,優質的、有品牌的少,低端農產品過剩和高端農產品不足并存。”

 

  農民增收傳統動力減弱了,新動力跟不上。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鄭風田說,經濟增長換擋降速,外出務工的工資性收入增長受限;成本上升、價格下壓,農業經營收入增速放緩,農民持續增收壓力大。

 

  資源環境承載力到極限了,綠色生產跟不上。撒肥一炮轟、大水漫灌,許多地方粗放經營方式沒有根本改變。我國用世界10%的耕地和6%的淡水資源,養活了世界20%的人口。成就背后是巨大的代價,資源長期透支、超強度開發,弦繃得越來越緊,生態環境亮起了“紅燈”。

 

  解決這些問題,需要在鄉村采取超常規振興措施,在制度設計和政策創新上想辦法、求突破。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為了穩住農業農村這個“基本盤”——

 

  社會上有人質疑:大量農村勞動力進城,還要不要強鄉村?農業產值占比不斷下降,還要不要扶農業?部分農產品庫存高企,還要不要抓糧食?

 

  “三農”向好,全局主動。任何時候都不能忽視農業、不能忘記農民、不能淡漠農村。“農業現代化是國家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基礎支撐。”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認為,穩增長、保供給、擴內需,哪一樣離得開農業、農村、農民?伴隨工業化、城鎮化發展,農業占GDP的份額會進一步下降,但農業的基礎地位不會變,大量農民生活在農村的國情不會變,即便今后城鎮化率達到70%,農村還有將近4億多人口。農業農村這個“基本盤”穩住了,國家現代化建設的整盤棋才能活起來。

 

  民以食為天。13億人吃飯問題始終是頭等大事。“越是糧食生產形勢好,越不能麻痹松懈。”87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感嘆,“中國人的飯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我們的飯碗應該主要裝中國糧。”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必答題——

 

  沒有農業現代化,沒有農村繁榮富強,沒有農民安居樂業,國家現代化是不完整、不全面、不牢固的。這決不是危言聳聽。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一些新興國家經濟高速起飛,但沒有處理好轉型期的矛盾和問題,掉進“中等收入陷阱”。這警示我們,實現整個國家的現代化,必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農村是短板。葉興慶說,大力振興鄉村,才能避免農業凋敝、農村衰落。政策上優先支持,投入上優先保障,公共服務上優先滿足,讓全體農民一道邁入全面小康,才能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得到人民認可,經得起歷史檢驗。

 

  鄉村振興,順應了億萬農民的新期待,廣闊田野充滿新希望。

 

  與“三農”打了35年交道的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說:“實施鄉村振興,是農業農村發展的又一次戰略機遇,這將激活廣大農村的內生動力,催生出更多好日子!”

 

  山東蘭陵縣代村村委會主任王傳喜說,過去村里底子薄,村民日子緊巴巴。如今走上特色高效農業之路,大家生活好了,“鄉村振興,好政策接連不斷,農民可以大有作為,農村也會大有發展。全村擰成一股繩,準能振興鄉村!”

 

  新路徑:五方面系統發力,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

 

  鄉村如何振興?

 

  十九大報告勾勒出清晰路徑: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

 

  總要求涵蓋了鄉村經濟、生態、文明、治理、生活五個方面,系統發力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讓農民成為有吸引力的職業,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家園。

 

  產業興旺是根本。

 

  人多地少、資源短缺,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需選準著力點。宋洪遠認為,立足國情農情,要加快構建現代農業產業體系、生產體系、經營體系,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這是一場廣泛的生產力調整,也是一次深刻的生產關系變革。

 

  ——調優結構,突破價格“天花板”。

 

  多的調下去,少的調上來。山西晉中匯豐合作社“小步快跑,邊看邊調”,繼去年調減籽粒玉米后,今年又擴大了糯玉米、有機黑小豆的面積,理事長智培林說:“聯合社共3.2萬畝地,玉米走優質、專用的路子,小雜糧申請了商標,社員們秋后一畝增收上百元。”

 

  “市場定價、價補分離”,失衡的大船掉過頭來。全國玉米結構調整重點地區玉米面積減了,短缺品種增了,市場緊缺的大豆增加870萬畝,雜糧增加600萬畝。田野上的加減法,換來產業布局的一手好牌。

 

  ——調好方式,解開資源“緊箍咒”。

 

  該退的退下來,該減的減下來。今冬,河北鹽山縣西圣佛村農民劉福生輕松了許多,作為季節性休耕試點村,村民由收完小麥種玉米變為只種一季玉米,每畝領取500元休耕補貼,延續多少年的對抗性耕作變為適應性耕作,讓疲倦的土地喘口氣。

 

  農業生產在增“綠”。實施農業綠色發展五大行動,資源利用強度降下來了,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提高到0.55以上,全國農藥施用量實現零增長,秸稈資源綜合利用率和農膜回收率均達60%以上。

 

  ——調順體系,破解“誰來種地”難題。

 

  合作社帶動,重慶市渝北區古路鎮烏牛村的地換了種法,調結構,種仙桃李,4年發展到2500畝。村支書闕興國說:“這個新品種李子大小似拳頭,外形又像桃,效益很好,今年產了10萬斤,平均1斤賣20元。”

 

  新主體帶來新活力。農民合作社、家庭農場等新型經營主體、服務主體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農民分享到現代農業的紅利。

 

  生態宜居是基礎。

 

  “以前我們總羨慕城里人住得干凈,現在城里人羨慕咱村里人過得巴適。”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區三道堰鎮青杠樹村的鐘家旭很是自豪。過去垃圾圍村、污水橫流,一場農村環境整治,讓村里大變樣。推進綠色發展,統籌保護山水林田湖草,從全面推行河長制到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一系列新舉措不斷加力,越來越多的鄉村“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

 

  葉興慶認為,農業農村現代化,也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要加強農村生態保護,把農業綠色發展的美好藍圖變為現實,還要努力建設農民的幸福家園,讓新時代的鄉村不僅綠起來,更要美起來。

 

  鄉風文明是關鍵。

 

  鄉村“面子”新,也要“里子”新。在河南寧陵縣,過去農村紅白事大操大辦,一些村民因婚致貧。當地農村成立紅白理事會,制定新規,移風易俗。文明新風漸入人心,全縣操辦紅白喜事費用普遍降低1/3。

 

  中國農業大學農民問題研究所所長朱啟臻說,農民既要富口袋,也要富腦袋,不僅要吃飽穿暖,更要活出精氣神,要把鄉風文明建設融入鄉村振興的方方面面,不斷滿足農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

 

  治理有效是保障。

 

  破解農村治理難題,要有新機制,立新規矩。重慶市云陽縣陽坪村實行網格化管理,10個獨立網格,加一個工作室,收集社情民意,監督環境衛生,調解矛盾糾紛,曾經的亂村變成先進村。

 

  中國社科院鄉村治理研究室主任譚秋成認為,隨著農村社會結構加速轉變,農民利益訴求多樣化。進一步完善村民自治制度,提高基層治理水平,形成規范有序、充滿活力的鄉村治理機制,就能為鄉村振興保駕護航。

 

  生活富裕是目標。

 

  多渠道促增收,動力加快轉換。跳出單一農業,一批批農產品告別“洗剪吹”,成為超市里的“綠富美”,休閑農業、鄉村旅游、農村電商等新產業新業態蓬勃興起,更多農民實現“家門口賺錢”。

 

  鄉村振興不能丟下普通農戶。十九大報告提出,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創新經營體系不是另起爐灶,家庭經營主體地位不能變。”清華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院長陳錫文說,規模經營是必然趨勢,但農業規模不單指土地規模,也可以是服務規模,通過全程社會化服務,一家一戶也可以邁向現代化。

 

  新舉措:城鄉融合發展,更多資源配置向“三農”傾斜

 

  鄉村與城市相伴而生,相互發展,是一個緊密聯結的命運共同體。中國的發展,離不開城市的繁榮,也離不開鄉村的振興。

 

  朱啟臻說,從“統籌城鄉發展”到“城鄉發展一體化”,再到“城鄉融合發展”,體現了黨中央對城鄉變化趨勢和發展規律的深刻認識。

 

  城鄉融合發展,就是要大力補短板、強弱項,把更多資源配置向“三農”傾斜。

 

  新政策新舉措密集出臺:讓農民早日住上放心房,中央財政提前下達2018年農村危房補助資金185億元;推進三產融合,相關部委出臺意見,促進農業產業化聯合體發展;針對涉農資金多頭管理、交叉重復問題,多個部門探索建立統籌整合長效機制……

 

  ——補齊突出的短板。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讓貧困人口和貧困地區同全國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是我們黨的莊嚴承諾。當前,扶貧開發進入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沖刺期。

 

  千年的大山萬年的溝,甘肅定西曾是出了名的貧瘠,世代農民期盼“土疙瘩變成金豆豆”,而今夢想成真。定西十年磨一劍,把馬鈴薯作為富民產業精心培育,帶動了17萬人脫貧致富。

 

  攻堅深度貧困,萬眾一心克難。一把尺子量扶貧,火力更集中,更注重質量。中央和國家有關部門、相關省份,按照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方略,以解決突出制約問題為重點,以補短板為突破口,強化支援保障體系,加大政策傾斜力度,集中力量攻關。

 

  中央黨校教授曾業松說,脫貧攻堅,一定要讓貧困群眾心熱起來,身動起來,擯棄“靠著墻根曬太陽,等著別人送小康”心態;同時,地方上也不能急于求成,層層加碼。

 

  ——聚焦農村民生難題。

 

  “以前廁所叫‘茅房’,一個土坑兩塊磚,三尺土墻圍個邊。現在好了,公廁又干凈又實用,整個村子都顯得上檔次。”江蘇徐州市銅山區奶奶廟村村民王元山說。“修建廁所看似小事,卻關系農民幸福感。”銅山區委書記王維峰介紹,全區建設1000座高標準沖水式公廁,解決了群眾“如廁難”。

 

  民之所盼,政之所為。十九大報告提出“高度重視農村義務教育”“完善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制度和大病保險制度”等,瞄準農民群眾最關心最迫切問題,基本公共服務不斷上水平,把農村民生保障網織得更密扎得更牢。

 

  ——筑牢農村發展基礎。

 

  每年初夏,青海湟中縣卡陽村滿山遍野的油菜花競相開放。過去進村的路坑坑洼洼,影響了客流;如今,縣里改建了路,游客多了,村民收入節節高。在湟中縣,明年將改造所有貧困村的鄉村公路,讓鄉間“毛細血管”更通暢。

 

  要想富,先修路。農村公路要建好,更要管好、護好、運營好。“四好農村路”建設取得實實在在的成效,為農村特別是貧困地區帶去人氣、財氣。從水電路氣房逐漸齊備,到電視寬帶陸續入戶,財政投入舍得真金白銀,農村基礎設施改善越來越快。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鄭新立認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要想辦法打開缺口,引導更多城市生產要素流向農村,加快縮小城鄉發展差距,為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提供堅實的基礎支撐。

 

  新動能:改革突破關鍵環節,全面釋放發展新活力

 

  改革從農村發端,正在田野里不斷深化。5年來,各項農村改革深入推進,“四梁八柱”框架基本建立。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還要繼續深化改革,更多激活“地、錢、人”等要素,全面釋放農業農村發展活力。

 

  土地制度怎么改?穩定承包權。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保持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并長久不變,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30年。這個政策紅包,讓農民吃下“定心丸”。

 

  領到“大紅本”,河南確山縣白山村的丁淹更踏實了:“土地面積、示意圖、合同都在本子里,我把地流轉給產業園,一年每畝租金1000元,還能在園內打工,一個月能掙1200多元,一畝地變出兩畝的效益。”

 

  放活經營權。農村土地“三權分置”,喚醒沉睡的資源。在貴州六盤水,一場“三變”改革讓許多農民生活大變樣。水城縣米籮鎮俄嘎村農民李如明沒想到,自家4畝地有了3份收入:流轉有租金,打工有薪金,分紅拿股金。“從土地上解放出來,現在干自家買賣,勁頭更足了。”李如明對未來充滿向往。

 

  “不管怎么改,不能把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制改垮了,不能把耕地改少了,不能把糧食產量改下去了,不能把農民利益損害了。”農業部經管司司長張紅宇說,截至11月底,農村土地確權面積超11億畝,下一步,將探索確權成果在推進土地流轉、抵押融資、涉農補貼等方面的轉化應用。

 

  錢從哪兒來?

 

  “一方面穩定農業投入機制,一方面加大農村金融創新。”李國祥認為,要發揮好財政資金杠桿作用,撬動金融和社會資本更多投向農業農村。

 

  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讓資源變資產。浙江農村探索“三權到人,權跟人走”,對經營性資產量化入股,農村土地金貴了;山西潞城市小天貢村開展集體資產股份權能改革,集體資產量化折股,成立經濟合作社,村民有分紅,干活有勁頭。

 

  鄉村誰來振興?

 

  鄉村振興,關鍵在人。鄭風田說,通過制度創新,培養造就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三農”工作隊伍,把億萬農民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調動起來,激發鄉村發展的內生動力,為鄉村振興注入更多“活水”。

 

  安徽銅陵市青年錢昕大學畢業后,回到老家創辦家庭農場。“優質農產品深受城市消費者追捧,我流轉了1000多畝土地,發展優質水稻,種植無公害果蔬。只要用心用力,一樣能在農村有作為。”錢昕說。

 

  伴隨鼓勵農民工返鄉創業等政策,“城歸”正成為熱潮,全國返鄉下鄉創業人員超過700萬人。同時,多種形式的適度規模經營穩步發展,新型職業農民超過1400萬人,農民專業合作社達到188萬家,規模經營面積占比超過30%。

 

  新時代,新征程,鄉村振興的宏偉藍圖令人憧憬,催人奮進。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萬眾一心再出發,一張藍圖干到底,我國“三農”事業必將開辟新天地,億萬農民也將擁抱更加幸福美好的明天。

打印 責任編輯:希望
快乐双彩走势图预测